那是一个暑假的下午。
哥因事出差,而母亲又到小姨家去了。
屋里只剩我和美貌的嫂嫂。
她一个人在房内备着课,丝毫不会查觉,我等这一天的到来已很久了,我从锁眼中望去,嫂嫂正背对着我。
虽不见那美丽的面容,我却描到了她绝伦的身裁。
让我忐忑不安,看看时间是2:00左右,我想该动手了,于是轻插上玄关门,把我早準备的哥尼访容液,兑入咖啡中。
「嫂嫂你喝咖啡吧,我给你端进来,」
我在门外道。
嫂嫂早已口渴,也想提神,于是如我所愿的应了一声。
我强压慾火慢慢端了进去,然后退出来,静候佳音。
片刻,只听室内
「砰」
声,我知已可入内。
果然嫂嫂软软倒在地上,已昏迷过去。
看来药效发作,我算算她还要四个小时才能醒来,这段时间我要好好享受。
我抱起嫂嫂的娇躯,放到床上。
然后飞快的脱光了自己,赤裸裸的爬上床。
嫂嫂今天今天穿的是一件缎兰的丝绸旗袍,衬托出她极好的身裁,那鼓鼓的双峰,那微凸的私处,还有旗袍下分叉处露出的白晰玉腿,无一不刺激着我的神经中枢。
我轻轻解开嫂嫂的旗袍纽扣,很快就为她宽下了所有的遮蔽,立时一幅精彩的春睡图,现于前她的身体就像水蛇般地灵巧,不觉中我压上了嫂嫂的躯体,上下缓缓地挪动,她胸前两团饱满的肉球,虽然还隔着解下的丝绸旗袍,但还是能够感觉到尖峰的两个突起物抵在自己的身上,我不由伸出双手环抱住她,两手在她身上来回探索。
并且从她的密处摸起,几只手指,深深地嵌入她肥美的小穴里面,虽在昏迷中,她也忍不住地发出呻吟,我故意继续来用手插动,让指头去摩擦她的绝美肥穴,这时候她的呻吟声不由更加地大了!
「啊……啊………」
正当她沉醉在小穴传来的快感之时,我居然把她的淫水给弄出来了!这样一来她雪白肥美挺翘的臀部,整个地都裸露了出来。
我用力地在搓揉她的臀部,并且将手指伸到她的小穴与菊花蕾里面去抠弄,让她所感受到的刺激更上一层楼。
嫂嫂茫然中接受我的抠摸,,让我可以吸吮她的大咪咪!我当然也是毫不客气地就含住她那挺翘已久的乳尖,用牙齿跟舌头来刺激、玩弄。
我用舌头轻舔着嫂嫂那朵刚被哥开苞不久的花蕾,舌头如灵蛇般伸进带汁的花蕾中,轻舔着少妇的穴肉,嫂嫂似乎觉得体内那种端庄已经慢慢消失,取而代的是一股骚痒的感觉。
「啊………好痒………嗯………….啊」
我第一次将肉棒插入成熟年长美妇的肉穴,只见嫂嫂此时似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乐趣,我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开发这块宝地,小小的肉洞内充满了淫水液。
「哼………好嫂嫂……我爱死你小肉洞了………啊………啊」
「………嗯………不….啊.」
此时嫂嫂神智似有几分恢复,但体内的慾火仍未扑灭,只有尽情地被我发洩。
「好嫂嫂,亲弟弟干的你很爽吧。
你是老师,我却在教你性交!」
我完全不顾昏沉中的嫂嫂是否能听到,却不停的说着淫话给她听。
「我干的白莹姐姐你一定爽死了………啊……我不会停…用力插你。
啊………啊………我干到嫂子你花心里……啊………要升天了………啊………」
我终于忍不住达到高潮,阴经阳经同时射出,暂时解决了我的痛苦,经过这场激烈的交奸,我终于体力不支休息一下。
休息够了之后,我将她双腿分开,让她雪白的臀部高高地翘起,让我可以插入那个圣地。
之后,我轻轻对準她的小穴中缝,再次狠狠地将肉棒插入贯嫂嫂阴道,直抵子宫!然后就开始用力地前后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剧响的穿刺,使得她全身几乎融化了……
「啊……啊,……不……」
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迴荡整间卧室里面。
「好美的骚穴啊!」
我一边称讚着,一边奋力地突刺。
「啊……不………啊………喔…」
我被嫂嫂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而她则是无觉地沉醉在被的快感当中。
「啊……不要……老公……」
嫂嫂竟以为是在和我三哥性交,却永不料到会是我吧?拂乱的长髮,淫蕩的神情,摆动的臀部,以及丰腴的双乳,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
嫂嫂的身裁实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内的感觉。
「喔………老公……不要……」
肉棒强烈地收缩,我又再奋力一刺。
「啊……嫂嫂……来了。」
咕嘟一声,嫂嫂的子宫似乎也感受到白浊飞沫的冲击力,她整个人被欢喜的波浪所吞噬……我在她穴里射出之后,整个人都趴到她的身上。
我伏在她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嫂嫂的下体出磨擦,爱液将我的肉棒弄得湿润了,这时我不禁笑起来,因为他不知自己还要做些什么,再奸嫂嫂一次吧。
我伸手往那小孔中探索……
白莹温驯地睡着,我只觉得那孔道十分细小。
心中暗暗欢喜,想起一会儿就又会进入这道小门之中,不禁更加兴奋。
我的脸孔因激动而变得通红,用手握着自己的东西就往那道肉门中一伸,一阵美艳感侵来,只感到自己被一阵温湿
包围着,我呆然地浸沉在那份陶醉得从里面流了出来。
射精的时间很长,而且量又多,那可以想像到我是怎么样的热情,打从心底感到愉快。
完事之后,嫂嫂和我两人的结合的部份没有分开,就那样躺着。
我并不想将那萎缩了的阳具抽出。
「哈!望着这样貌美的嫂嫂,我笑了起来,心想不管她心里怎样想,只要令我得到那样的感受就已很高兴了,尤其那夹得令人发麻的秘道。
「嫂嫂。
你那里面最好了。」
我的肉棒又硬了,不由将腰前后地抽送着,嫂嫂昏沉地将下体内的肌肉夹着我的阳具。
「呀………啊……老公……」
一阵沉默后,嫂嫂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来,那甜蜜的梦突然回到了现实,乌黑的眼睛望着我,面孔立时苍白,她竟醒了,原来不觉中已干了她了四个小时。
嫂嫂猛地起来,发现在自己腹部上面的并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她的小叔我。
「你……你……竟然做这种事……」
嫂嫂在说这话的时候,连身体也激动的震起来。
「但,嫂嫂您却很陶醉啊!」
她悲声狂呼起来,竟然连是谁也未弄清楚。
而让我将那东西埋在她白莹的身体之中,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走开!滚,出去。」
「嫂嫂,我没良心,你原谅我。」
我对嫂嫂那狼狈相心里竟有些高兴,当然我还没有拔出来我的肉棒,我还想再次的干她。
「未何要这样做。」
她感到羞耻将头左右地摆动,头髮凌乱地披散在床铺上。
「你……你……你强姦了你的嫂嫂呀你知道吗?这……这是那儿?」
「是你的房间呀!你不知道吗?那烦了,嫂嫂你一下晕倒在地上,我将你抬上床的啊。」
嫂嫂因刚醒的关係而很头痛,努力寻找记忆。
「……你,迷昏我吗?」
「不会,是你自己晕了,起初我也很担心,但后来看嫂嫂你一直没问题,请嫂嫂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那会儿趁别人昏了而偷奸的人,那是嫂嫂你要我做的,大概你误会了吧。」
嫂嫂听到这儿掩着脸哭了起来。
对于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既羞耻又迷惘,心中好像被锤子重击一样。
身为一个神圣的教育者和一个长辈,而且是小叔子,那是不能容许的,而且又将我当作是自己的老公,被我看到她那淫乱的形态。
那时,嫂嫂体内那黏黏的液体,是先前我所射的精液,若果能在做爱之中醒来,在我还未射精前还有的补救,但是现在已太迟了,性事也做完。
怎样的藉口也行不通了。
「不用哭啊,嫂嫂,由现在开始,我就代替我哥来爱你吧。」
「我们已是不能分开的了,看啊,我的牛奶已经注满了你的壶子了。」
我得意的将仍在嫂嫂体内的性器动了一下,那样,她体内的精液又慢慢的流出来。
「不要……快些拔出来……你不要再弄了。」
嫂嫂哭着向我哀求。
不觉中,在淫梦里,竟和我发生关係,她只感到难过。
「嫂嫂你真棒啊在我见过的女性之中,能使我一洩如注的只有你」
我将她的乳房差揉着,将乳头含在口中,跟着又再开始那抽送的动作,因为还年轻的关係,性器已完全勃起了。
在嫂嫂的阴道内进去。
「不要,小弟,难道你……」
嫂嫂看到这情形,悲苍得连眼睛也红了。
「白莹姐,很舒服吧,还想做吗?」
我不由叫了嫂嫂的名字。
「不要快些放过我吧我已够痛苦的了

我将她在哀求着的嘴诸着,用舌头在她的口腔内爱抚着,手指又在她的乳头上技巧的差揉,而那支刚硬的肉棒则在她的下体内恣意地活动。
那残留着官能上的麻痺感使嫂嫂下体的肌肉将我捲着。
冰冷的心开始溶化了。
「呵呵……嫂…白莹姐……你是我的人了……」
「不要不要啊!」
「不是有反应了吗?哈哈……那样紧紧的夹着我,并不是学校中那端庄美德的你啊。
大概你本身也是个色女吧,你爱穿那件缎丝旗袍来证明你的秀雅文淑,哼,我要用这件旗袍来擦我的精液,看你还要装淑女!」
「……哎,小弟,你…真残酷啊…」
我用冷眼看着那呻吟着的嫂嫂,她的体内正埋着自己又长又硬的肉棍。
想这绝美身体已完全成为我的人了。
真是高兴!
我将嫂嫂的腰抱起,她比我高许多,但我那金刚棒则无情地向她那小道中狂插。
「真的是很棒的阴道呢,嫂嫂」
这时阴道因刺激而收缩了,而嫂嫂的肌肤上满布汗珠混合着两人的体味。
沉浸在疯狂的情慾之中。
刺热的肉棍无情地将她摧残着,嫂嫂的叫声也渐渐地狂热起来。
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小便似的淫水不停地流出来。
像色情狂似的呻叫着。
一起陶醉在这淫乱的气氛之中,欲仙欲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的快感已使嫂嫂羞耻心完全溶化了。
只知道满足于快感中。
我的性爱是最好的,现在一下子又起来了。
「白莹姐,事实上你是一直想要我奸你的?」
「不……不是……我不是这样的女人。」
但觉得事实上自己是失败了,她已经觉悟了。
心想,算了吧,就这样做我的女人吧。
脑中一片空白,她那儿湿湿的,我又已经进入了她体内,而且又在体内
射了精,我已不是局外人了。
一阵抽动之后,我不由激动起来。
「啊,白莹姐,太美妙了。」
「不……不要……」
嫂嫂摆动着那头黑髮,肥美的乳房震动着,好像全身都在哭似的。
「嫂嫂,呵呵……射进来了……」
「呀…不。。」
「你是我的人了,知道吗?」
「知……道了…啊…」
嫂嫂终归和应了,慢慢腰部也开始活动起来,将我的肉棒全部都埋进去,迎接着一段激烈的肉搏战。
嫂嫂完全随我奸交,我的精液灌的这个美女的小穴满满的。
在最后一个高潮,我在三嫂嫂,我最想奸的白莹姐的肉洞里,种下了无数生命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