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于要带女朋友回家了。我是一个农村的小伙子,二十多岁了,在市里一家商场卖服装,经常看到漂亮的女孩
子们衣着暴露的试衣服、挑衣服,我的兄弟就突然间站起来了,每当这个时候我脑袋里就会想,如果自己的女朋友
这样会是什么感觉呢?嘿嘿。就因为当时的这个想法,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后悔不已,而又兴奋无比,说不出来这
是一种什么感觉。
  我的女朋友叫慧心,在市里一家贸易公司工作,身材那是没的说,丰胸、细腰。这次我的母亲大人给我下了最
后通牒了,让我在年前必须带女朋友回去,他们知道我有交女友,但是没见过面,心里总是不放心,这或许是所有
父母的通病吧-我和小惠(以下都用简称)商量之后,决定去我老家过年。
  时间过得飞快,马上就年底了,我们收拾东西,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就奔上归家的路途。因为是第一次见我爸妈,
小惠心里很紧张的,路上不停地问我:「叔叔和阿姨如果不喜欢我怎么办啊?你会不会就不要我了啊?」我嘿嘿一
笑,说:
  「怎么会呢,只有你知道我当初追你费了多大的劲啊,好不容易到手,哪能放走啊?」小惠红着脸打了我一下
:「臭流氓!」
  因为车上的暖气开得很足,南方的冬天并不是很冷,小惠只是穿了一件薄毛衣,下身是一条紧身短裙,不是很
短的那种,膝上十公分的,里面当然是我最喜欢的T字裤啦!
  我们坐在车的最后面,因为路上还要走几个小时,我让小惠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到了我再叫醒她。不一会小丫
头就睡着了,嘿嘿,为什么这么快呢?还不是昨晚兄弟我太卖力气了,折腾到凌晨两点才睡。我也有点困,不知不
觉就进入了似睡非睡的那种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快要到站了,睁开眼打算看看表,突然发现小惠旁边坐着的一个大叔的手不知道
什么时候放在了小惠露在裙子外面的腿上,因为是坐着,所以裙子已经褪到膝上二十公分的位置了,那位大叔正眯
着色眼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小惠洁白的大腿,他曾一度想伸进最里面,好像怕把小惠惊醒,手只是在边缘徘徊着。
  我看到这里,眼睛猛地充血,如果是以前的我,早就抡胳膊抽丫的了,可是自从我在商抄常看到女孩子们试衣
服的时候不小心露出小内裤和酥胸,那时候我就经常幻想着让小惠也能在公共场合露出。现在的我心里非常紧张,
既怕小惠突然醒来发现流氓,又怕那个大叔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所以我就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摸摸就摸摸吧,又
不会掉块肉,于是我就微闭着眼睛偷偷的观察着。
  这时候客车好像是要下高速,颠簸了几下,小惠有点要醒来的样子,身子轻轻动了几下,那位大叔反应确实够
快,手「嗖」的一下缩回了自己的腿上,假装睡觉。小惠慢慢地睁开眼问我:「老公,咱到哪了?」我也假装刚睡
醒的样子,揉着眼睛说:「应该快到了吧,还有几十分钟的路吧!」小惠「哦」了一声就又睡着了,她昨天晚上被
我折腾得不轻,太累了。
  我就又继续假装睡觉,打算观察下小惠旁边那大叔还有没有动作,但我忽略了一点,就是刚刚小惠在我怀里挣
动的时候,她的裙子不知不觉又向上滑动了一大截,这次下摆已经到了大腿根了,而大叔那一面都已经露出了半个
屁股,因为穿着T字裤,即使露出半个屁股也是不能看到内裤的。
  只见那大叔的两眼瞪得溜圆,直勾勾的盯着小惠雪白的大屁股,像是根本不关心被我发现似的。这次他的胆子
好像大了不少,那只肥胖的大手直接顺着小惠的双腿间伸了进去,好像要确定下这个小骚货到底穿没穿内裤。
  那只大手在裙子里用力地揉搓着,这下小惠可感觉到了,以为是我在偷偷使坏,摸她,眼睛也没睁,对我说:
「老公别闹了,让我睡会,到了家再让你摸个够。」可是她好像发觉我没动静,而那只手伸来的方向好像也不对,
猛地睁开了眼睛,我感觉小惠的身体在这时候绷得紧紧的,连话也不敢说了。 她瞪着眼看那位大叔,好像是警告
他别太过份,可是那个大叔现在精虫上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啊,冲着小惠嘿嘿一笑,那只手更加肆无忌惮的揉搓了
起来。
  小惠哪被别的男人如此抚摸过,而且还是最私密的部位,此时脸羞得通红,又不敢有大动作,生怕把我弄醒,
只能伸一只手过去阻挡大叔那只肥胖的大手,可是一个小女孩哪能挣得动一个男人,而且不敢动作幅度太大。
  这时大叔的手好像已经拨开小内裤的阻挡,成功的摸到了小惠的小穴,小惠的身体是非常敏感的,被别人这么
一摸,情不自禁的轻轻哼了一声。我看到这里更不敢有任何行动了,如果被小惠识破了我装睡,那我就死定了,只
能紧闭双眼轻轻的打起呼噜来。
  这时我感觉小惠轻轻的离开了我的怀里,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睛又睁开了一丝小缝偷偷的看去,只见大叔用
左手抱着小惠的细腰,右手伸进小惠的裙子里狠狠地搓弄着。因为我们是坐在车上的最后面,而那位大叔坐在最右
面,我们两个把小惠夹在了中间,前面和侧面是看不到此时的情景的。
  现在的小惠身体轻轻抖动,我知道小惠这样的时候就是已经情不自禁了,小惠的眼睛微闭,樱桃小嘴轻轻张开,
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奶子揉搓着。大叔现在胆子更大了,把小惠微微抬起,猛地拽下了小惠的T字裤,惊得小惠「啊」
一声叫了出来,全车人都向我们的座位投来疑问的目光,小惠又羞又痒,只得低着头,从外面看只能看到三个人的
脑袋,而大叔也是一副悠闲的神态看向窗外的风景。
  我还是继续装睡,小惠抬头看了看我,见我没有醒,放松的吐了一口气。而车上的乘客们见没事,还以为小惠
做了噩梦呢,也都该睡觉的睡觉、该聊天的聊天。大叔见平静了,手又继续伸向了小惠的裙子里面,小惠死死地抓
着他的手悄悄的说:「把我的内裤还我,一会我老公醒了打死你。」
  大叔咧嘴嘿嘿一笑:「小骚货,你老公睡得这么香,哪有这么快醒,再让我摸一摸我就还你行不?」小惠无奈,
只得松开了抓着的手。大叔这次没有继续在小穴周边抚摸,而是直接用一根手指狠狠地插了进去,因为刚刚小惠流
出了不少淫水,所以手指进去得很顺利。
  小惠也知道自己刚刚发情了,狠狠地对大叔说:「死胖子,别得寸进尺,让你摸就不错了。」大叔根本没搭理
小惠,用手指在她的小穴里做起了活塞运动,小惠刚刚就被他挑逗得快要高潮了,这次又插进了手指,身体绷得紧
紧的,轻轻哼了起来:「哼……哼……死胖子,你别得寸进尺,快点拿开你的脏手,啊……你竟然伸进了两根!不
行,太大了,痛啊……」
  那位大叔现在连话也顾不上说了,狠狠地用两根手指抽插着小惠的小穴,这个胖子手上的技术确实够厉害,没
几下就把小惠弄上了高潮。现在小惠的裙子已经被提到了腰部,而内裤也被那个胖子扔在了一边,光着屁股直接坐
在了车座上面。我偷偷看了一眼下面才发现,小惠竟然尿了,或许由于紧张加上羞耻,在车上竟然尿了出来,弄得
座位上面全是水淋淋的,湿透了。
  小惠这时舒服的哼了一声,说:「死胖子,摸够了吧?快点把内裤还我。」
  胖子这时竟然把沾满小惠淫水和尿液的手指伸进自己口中舔了起来,小惠看到这又羞愧的低下头去,不敢和这
个胖子大叔要内裤了。
  这时听到进站的声音,我们乘坐的客车到站了,小惠赶紧把裙子拉了下去,轻轻的把我叫醒:「老公,到站了。」
我假装刚睡醒的样子:「嗯?到了?好快啊!走,咱回家了。」小惠此时的脸红扑扑的,也没敢看那个胖子,拉着
我匆匆下车了,而那个胖子也神秘的对着我的背影咧开了嘴。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胖子大叔竟然和我的目的地一样,同一所社区,一个单元。他的老婆因为嫌他太风流,
所以为了报复他,回娘家过年,他只得长途跋涉来找他的老婆,没想到碰上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