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愿意说出来,虽说激情所致,但是毕竟不为这社会所包容的,它闷在我心里许久了,我想我应该说出来……

  我20岁那年分配到岳母的车间,是做机械加工的。当时岳母是车间负责人,工作很积极。后来我才知道,岳父的成分不好,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造反派打死了,我岳母便一直非常努力的工作,或许是要忘却这段不幸吧。

  工作中我一直表现较好,也引起了未来岳母的注意,再者我家离她们家也较近,有时上下班便遇到了一起。就这样,岳母将她的第二个女儿嫁给了我。
  结婚后,我们由于一时没有分配到房子,岳母说就住她那里,等单位分配了房子后在搬出去,反正我大姨子嫁出去了,家里也没有什么人,她也可以照顾我们一下,我们便同意了。

  结婚后的半年中,我们一直生活的很好。那天,我和岳母所在的车间加班,回来的比较晚。妻子的小姐妹要出嫁,她过去帮忙晚上就不回来了。我和岳母回来简单弄了几个菜,便吃了起来,顺便喝了一些酒。说着话,喝着酒,她渐渐有了点酒意,她告诉了我她一直以来的痛苦,丈夫的不幸,给了这个家庭沉重的负担,她还要小心外面的闲言碎语,将两个女儿拉大,真的很不容易。说说便哭了……

  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将手帕递给了岳母,她靠着我的肩膀哭泣着,我不由得伸手抚摩着岳母的头……她突然惊了一下,便离开我的肩膀,洗脸去了……

  收好以后我们便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我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岳母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心动。我一时激动,便偷偷到了岳母的房间门口,轻轻推了一下她的房门,门开了一条缝,透过一丝光亮我隐约看见岳母躺在床上,好象在熟睡。我蹑手蹑脚走到了她的床头,此刻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我好象看见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真的很美,我还真的没有注意到岳母的美!四十七、八的人了,成熟丰满。

  我动情的亲了岳母的脸,看看没有动静后再贪婪的亲了一下她的嘴。我当时下面的阳具急剧的膨胀,此时激情已经战胜了理智。我爬到了岳母的床上,掀开了她的被子,岳母穿着睡衣,睡衣里仍然显示出她丰满的乳房。我撩开了她的睡衣,岳母的乳头弹了出来,我贪婪的舔着,吸着……

  岳母被我弄醒了,她吃了一惊!说到:「你做什么!」

  我那时已经不顾及什么了,一下子将自己的身体压在了岳母的身上,同时扯去了她的内裤。岳母扭动着身躯,不让我进去,我一边爬在岳母的脸上亲吻着,一边又亲吻着岳母的乳房,下面那阳具此时已经无坚不摧了,只听见岳母一声叫喊,我的阴茎插进了岳母的阴道……

  此时的岳母已经无力反抗了,任凭我在她的身上亲吻,任凭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抚摩,任凭我的阳具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插弄,她只是轻轻呻吟着,在我射精的一刹那,岳母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臀部,紧紧的,我的嘴也深深的压在了她的嘴唇上……。

  岳母将脸紧紧的埋在我的胸口,一声不吭,我感觉到她的眼泪流了出来。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对她说:「泉,对不起!对不起,泉!」

  「泉」是我岳母的名。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心跳得好厉害。我将岳母搂在怀里,亲吻着对她说:「泉,我会待你好的!」

  等我将她的头抬起亲吻岳母的嘴时,感觉到岳母的身体在抖,但是她也不在拒绝。我反复抚摩着岳母的恫体,富有弹性的皮肤里流动着一股热流,她突然紧紧的亲吻我,叫我吻她。我被岳母的热情感染了,有点疯狂的吻着她。乳房还是那样的大,乳头已经显出暗红色,挺立在那里,随着我的抚摸而抖动着,似乎十分欢快的样子。

  我顺着深深的乳沟用舌尖向下滑落,岳母在我的刺激下,发出轻轻的声音:「我喜欢,好女婿!我……喜……欢……」

  我的舌头终于到达了岳母那快已经许多年没有耕种的芳草地,只觉得岳母的双腿一紧,「啊」的一声,而后全身松弛了下来。我不紧不慢的用舌尖舔弄着岳母的下身,岳母纽动着身躯,哼哼着,突然我觉得一股热流冲到我的嘴里冲到我的脸上,原来是岳母老穴里喷出的液体,岳母被我弄的泻了……

  我并没有停止对岳母的抚爱,顺其自然的沿着岳母大腿根部舔下去,将岳母的液体慢慢的舔弄干净。岳母激动的搂着我亲嘴:「好女婿,我爱你!」

  我也回应着说:「亲亲丈母娘,我的心肝,我也爱你!」

  岳母说:「快点干我,我想要!」

  说着用自己的手扶着我坚硬的阳具放到了自己的老穴口,我顺势一插,「啊!」岳母闭起了眼睛,我用力的用我的阳具进出着,岳母随着我的节奏上下纽动着,并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下面用双腿勾住我的大腿。

  「好舒服,我好久没有这样舒服了,我爱你,好女婿……」岳母边干边说,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涌上我的心头,我再一次的射精了,这次岳母陶醉了,紧紧的享受着,久久的不放开我。我们互相亲吻着,抚摩着,彼此叫着对方的名字,相拥到天明……

  早上,我还在熟睡,感觉特别的舒服……

  「啊……」我突然睁开眼睛,原来岳母一丝不挂的正用她的嘴吞吃我的阳具。
  「好厉害的岳母呀!好厉害的丈母娘呀!」我心里想着,「或许这许多年的激情全部都在中爆发了!」

  我看着淫态毕露的岳母,心里一阵阵的爽快。我对岳母说:「亲亲我的泉,将你的臀部对着我,让我也来亲亲你。」

  岳母闻听笑了一下,转过身来,她继续吞吃我的阳具,同时我略微仰起头来舔弄岳母的后花园。

  「骚呀!」我激情澎湃,不油得下面的阳具剧烈的涨大,撑的岳母的嘴都无法全部的套弄进去。

  「好棒呀,好女婿!你的东西好大呀!」我听着夸奖,将我的精液射到了岳母的嘴里。

  岳母「哦」的一声,嘴角流出白白的精液:「好冤家,我从来没有吃过男人的精液!」

  我笑了说:「好岳母,今天你就痛快的吃吃你好女婿的精液吧!爽吗?我的亲亲好岳母!」

  岳母又扑到了我的身上,我搂着她,又一次的操了我的岳母……

  从此,我们有空就在一起奸淫,岳母表面上看是个很正统的女人,其实只有我知道,她骨子里真的好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