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干部轮奸美女大学生 - 88titlename88

婷在所大学读大三,她165厘米的身高,窈窕迷人的身材再配以娇好纯情的面容,使她成为了学校里当之无愧的校花,可玉婷性格比较内向、文静,无数追求她的男生都知难而退。

  今年难熬的暑假又来了,玉婷的父母说带她回老家去过暑假。玉婷的老家在一个很偏僻、穷困的小山村,玉婷已?十几年没有回去过了,可那里风景秀美、山峦叠翠,倒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在城市里生长生活的女孩,对农村的生活倒是非常的好奇,因此玉婷立刻答应了。

  当玉婷和她父母坐了十几个锺头的长途客车,又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终于到了玉婷爷爷家所在的村子。这个村子离小镇都很远,刚通上水电不久,是个典型的赤贫村,几乎所有的房子都还是破旧的土砖房,只有一栋二层的楼房鹤立鸡群,听玉婷爸爸解释那是村长的家。

  听说来了个城里姑娘,不少人都特地跑到玉婷爷爷家来看新鲜。一看之下个个都目瞪口呆,和他们每天见的乡里妹子不同,玉婷身材性感丰满,上面穿了件无袖白色紧身衣,因为天气热所以这件衣服很薄,玉婷高耸的两只乳房把这件又薄又小的衣服撑的鼓鼓的,那个无肩带的文胸都隐约可见.

  玉婷自然能感觉到从这些人眼里射出的淫邪的光,可玉婷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反而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身材更加骄傲了。玉婷的父母却突然接到**,说有急事要他们马上回去,他们只有把玉婷交给她爷爷照顾,连夜赶了回去。

  玉婷坐了一天的车,早就累了,天气又热,她虽然穿的很少,可连内衣都已?被汗水浸透了。玉婷的爷爷60多了,人看起来倒很硬朗,热情的招呼玉婷:“闺女!—天热!—快去洗个澡吧!—好好休息!—”

  玉婷从背包里拿出换洗的胸罩和三角裤,走进了浴室。说是浴室,也没有淋浴,只有把一个装了温水的盆子,放在牆上的架子上,用手淋著洗了。“这个浴室听说还是爷爷自己用木板盖的,当然不是很严缝,可有风吹进来,挺凉快的!”玉婷暗暗的想。

  玉婷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又脱掉了内裤。把温水浇到自己身上,温热的水从她饱满的双峰流下,流?她平滑的小腹,双腿间迷人的小?林,直到她那双修长的大腿上。玉婷在自己的乳房上涂抹上香皂,轻轻的揉挤起来—-突然玉婷觉得木板房外好像有声音,忙喝问:“??”可等她慌忙穿好衣服出来,却一个人都没看见。

  正在这时,爷爷村的村支书,一个快40的中年男人,村民都叫他黄狼,意思是说他是条色狼。黄狼笑眯眯的对玉婷说村长想见见她,玉婷也没提防他,就连忙跟他去了。

  村长的家就是这个像座碉堡的小洋楼,说它像碉堡因为它只有一个大铁门,连个窗户都没有,里面就算发地震,外面都不知道。

  玉婷刚一进门,这座铁门就在她身后紧紧关上了!屋里倒是很亮,一张大床,几张桌椅,陈设很简单。桌子旁坐了3个男人,看年纪有2个30多,另一个50多,看长相个个都又丑又恶,只有身边这个村支书慈眉善目一点,玉婷偷偷的想。

  这时那个年纪最大的老头站了起来,对玉婷说:“你就是那个城里来的姑娘?我叫王霸,是这个村的村长,他们几个都是我的手下。”玉婷连忙也甜甜的笑著说:“王村长您好!我叫玉婷,您找我来有什么事?”说著坐到王霸身边的椅子上,王霸笑著说:“也没啥事!只是你爷爷修房子找我借了5000块钱,一直都没还给我,所以找你来商量商量。”玉婷笑了:“我还在上大学,那里有哪么多钱还给您呀?”王霸说:“没钱也好商量!还有一个办法,不知你愿不愿意?”玉婷连忙问:“什么办法呀?”王霸淫笑著:“只要你肯脱光衣服让老子操一次,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哈哈!”

  玉婷这才发现屋里就只有她和这几个男人,铁门紧锁,自己来的慌乱,湿塔塔的紧身衣就像是透明的,里面的胸罩都一览无余,几个男人的眼睛都色咪咪的在自己的胸部扫描著。村长见玉婷不说话,又抛出一叠照片,玉婷一看,竟然是刚才自己洗澡时被人拍的裸照。玉婷只有屈服了。

  “别害羞呀,小骚货,我会让你爽到家的,嘿嘿。”王霸的手突然伸进了玉婷的奶罩里捏弄著玉婷的乳头。王霸淫笑著:“你的腰细,奶子又那么大,是不是让男人吸了才这样啊,他有没有吃到过你的奶水啊!小骚货,等会看老子戳烂你的贱逼!。”王霸用下流的话侮辱著玉婷,这样才能让王霸有更大的快感。玉婷的乳头让王霸捏得好疼,扭动著上身,玉婷的意志彻底垮了。玉婷的文胸被撕下,王霸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玉婷嫩笋般的玉乳,玉婷的乳房感受著王霸的粗糙的手的触感,被王霸的手抓的变形。

  “奶子真嫩呀,让老子尝尝。”王霸的嘴含住玉婷的乳头吸吮著,一只手继续揉捏著另一个乳房,一股电流从玉婷体内穿过。玉婷的双手手无力地放在王霸的肩上,象征性地推著。王霸的舌头开始快速的拨弄玉婷乳房顶上的两个小玉珠,再用牙齿轻轻的咬。

  “不要!—-嗯—–别这样!—-求—求你们!—-放了我!—–不要!—-呜呜!–”

  王霸兴奋的两个手同时捏著玉婷坚挺的一对肥乳,象是在搓弄两个大面团。王霸的一只魔爪向下游移到玉婷的小腹,撕掉玉婷的超短裙,钻进玉婷的内裤。王霸的手摸著玉婷的阴部,开始用手指挑逗玉婷的阴核,玉婷的身子被王霸弄的剧烈扭动著,一股暖流已?从下体里流出来。

  “你他妈的让男人操过你的逼了吧?”王霸的手继续动著,有一只手指已?插进了玉婷的阴道,缓缓的抽动著。“真滑,真嫩,真湿啊。哈哈。”

  王霸突然把玉婷猛地推倒在床上,把玉婷的小内裤用力的向下脱:“快点!把屁股抬起来!”玉婷只有乖乖的照做。

  “快点!把腿张开!快!小骚货!”玉婷在他们的威逼之下,只有含泪张开自己两条修长的大腿,玉婷的两片大阴唇比大腿内侧皮肤的颜色略深一些,大阴唇的两侧长了一些黑毛,越向那条肉缝延伸,阴毛就越少。他们都看的是血脉喷张,房间里都是男人野兽般的?息,王霸淫恶的笑著,用两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分别拈住玉婷的左右两片大阴唇,用力向两边?开!玉婷发育的很成熟的女性性器,被王霸完全?开,女生最神秘的下体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这几个恶霸村干部面前。

  王霸脱掉裤子趴在玉婷两腿之间,玉婷的阴部被王霸硬硬的发烫龟头顶著。“喜欢挨操吧?”王霸淫秽的说著,握著勃起的鸡巴在玉婷阴唇上摩擦著。

  “你的逼好嫩、好滑啊,嘿嘿。”玉婷的身子软得象一团棉花,等著让王霸压,让王霸揉捏,让王霸插入。“有水了,不错啊,嘿嘿。”王霸的鸡巴对淮玉婷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用力插了进去,玉婷象是被撕裂了,那里象是被塞进了一个啤酒瓶。王霸来回抽插著,?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王霸,人长的瘦,可王霸的那根鸡巴却是几个男人里面最粗的。玉婷一眼看见了他青茎暴露的粗大鸡巴。玉婷虽然从电视里看过男生的阴茎,这时却突然看到这么粗大的一根,顿时吓的尖叫起来!

  “—-你的—你的—怎么这么大!—不要!—–我会死的!—-求你了!—-请你别!—–”

  “小婊子!今天就是要你死!—看我不干死你!!-”他淫邪的怪笑著,把他胀硬的亮晶晶的大龟头顶在了玉婷的阴唇缝里,玉婷本能的一边尖叫,一边扭动屁股,想摆脱他大鸡巴的蹂躏,想不到她扭动的身体正好让她湿漉漉的下体和她粗大的鸡巴充分的摩擦,他以逸待劳,用右手握著大鸡巴顶在玉婷的阴唇里面,淫笑著低头看著玉婷扭动著的玉体和自己巨大阳具的摩擦。只几分锺,玉婷就累的气?吁吁,香汗淋漓,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玉婷本能的扭动和挣扎不光不能帮自己什么,反而让自己柔嫩的阴唇和他铁硬的龟头充分的摩擦,给他带来了一阵阵的快感.

  他用右手扶著自己20厘米长的粗大鸡巴,把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对淮了玉婷的小洞口,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铁硬的大龟头顿时挤进去了5厘米。

玉婷只觉得阴道口好像被胀裂的疼,“不要!—–请你!—请—别——不要!!–啊!—–好疼—-不—-不要呀!—-”

  王霸邪笑著,看著自己的龟头把玉婷豆粒大小的阴道口胀的大开,玉婷痛苦的尖叫让他兽性大发,他只觉得玉婷温暖湿润的阴道口紧紧包住他的胀硬的龟头,一阵阵的性快感从龟头传来,王霸屁股向后一退,趁玉婷松口气的一刹那,再猛挺腰部,一根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戳进玉婷的阴道深处,玉婷被王霸戳的差点昏过去,阴道里火辣辣的疼,又酸又胀的难受。

  “不要!—-嗯!—–不要嘛!—–疼!—疼死—疼死了!—-啊!—-别!—–停—下–”

  王霸色咪咪的看著自己兴奋的青筋暴露的阳具被他戳进去了一大半,玉婷的阴道就好像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紧紧的包住他火热的大鸡巴,一股股白色的淫水正从鸡巴和阴道口的结合处渗出来,他的鸡巴兴奋的发抖,哪还管身下这个性感玉女的死活,他再一用力,在玉婷的惨叫声里把20厘米长的大鸡巴整个的插了进去!

  他这才把眼光从玉婷淫糜的下体移到她的脸上,王霸下意识的看了看锺,已?过去了20分锺,床边是玉婷被撕烂的内衣裤,床上是一个阴道里戳著他大鸡巴的美女。

  玉婷的眉头紧皱,牙关紧咬,努力忍住不发出呻吟,她也发现自己越叫,王霸就干的越狠,可来自阴道里那胀满的感觉,又好难过,不叫出来就更难受了!

  王霸从玉婷的脸上读出了这些隐秘的信息,下体随之开始了动作。他三浅一深的缓缓干了起来,粗糙的阳具摩擦著玉婷娇嫩的阴道壁,一阵阵摩擦的快感从玉婷的阴道里传遍全身,玉婷紧咬的牙齿松开了,迷人的叫声随之在房间里响起:“—–别!—-别这样!—-好难受!—嗯!-嗯——嗯!——-不要!—-不要了!—–”

  王霸趴在玉婷的身上,抱著玉婷香汗淋漓的玉体,玉婷胀大的乳房紧紧贴著他,他一边吻著玉婷,腰部不停的前后耸动,继续著三浅一深的干法,床前后的摇,一直摇了15分锺。玉婷也从中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感觉,可她发现他?气越来越粗重,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小骚货!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小婊子!看我不戳死你!我戳!—戳!”

  王霸越来越兴奋了,这样的动作已?不能满足他的兽欲,他猛地爬起身,用力?开玉婷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低头看著鸡巴对玉婷的狠狠奸淫,他开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20厘米的鸡巴一戳到底,顶到玉婷的阴道尽头,在王霸的铁棒的疯狂动作下,床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大响,其中还夹杂著玉婷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在他这根大淫棍的攻击下,玉婷的阴道里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滋润著玉婷娇嫩的阴道壁,在王霸的猛戳之下,发出“扑赤—扑赤”的水响。这些淫声让他更加的兴奋,他扶著玉婷的腰,不知疲倦的抽插。玉婷无力的躺著,只觉得全身被他顶的前后不停的耸动,两只乳房也跟著前后的摇,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难受。玉婷很快发现王霸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两个乳房上,玉婷惊恐的看著他把手伸了过来,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两个奶子,开始了又一遍的蹂躏。这一次他好像一个野兽一样的狠狠揉搓自己饱满的奶子,好像想把它揉烂似的,白嫩的乳房很快被他揉得红肿胀大,显得更加的性感了。

  王霸的鸡巴也没有闲著,他一边用手玩弄玉婷的两个肥乳,一边用腰力把鸡巴狠戳,铁硬的龟头边沿刮著玉婷阴道壁上的嫩肉,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也被他粗大的阴茎胀得有个鸡蛋般大小,每一次他抽出鸡巴就带著大小阴唇一起向外?开,还带出玉婷流出的白色浓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玉婷已?被他干的半死不活,床上是她一头零乱的长发,有的还搭在她汗湿了的乳房上。他则像一只发情的野牛,把玉婷这样一个清纯的玉女按在床上野蛮的蹂躏,玉婷的阴道先天比大多数女生细、短,这一下被王霸啤酒瓶粗细的鸡巴胀的直叫“不要进去!—求求你!—呜呜!—-好疼!—胀—-好胀!—啊!—胀破了!–”

  “很胀吧!爽不爽!——小婊子!—-叫得再大点声!—–老子胀死你!—-我干!–我干!—–干死你个骚逼!——-”

  “啊!—-不要!—–救救我!——-嗯!—–快点—停下!—–不要了!—-阴道—啊!–快胀破了!—”

  玉婷被王霸强行干了这么久,慢慢的有了感觉,每当王霸的鸡巴插进来的时候,玉婷开始轻摆纤腰,屁股向上一拱一拱的?合王霸。

  “小贱货!是不是干的很爽呀!”玉婷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王霸的眼睛,王霸淫笑著,让其他几个男人看著自己怎么样在奸淫这个清纯玉女。

  村支书黄狼他们能清楚的看见玉婷的大小阴唇已?被王霸干的?了过来,淫水流的屁股上、床单上都是,黄狼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城里来的女孩的小肉洞可以胀的这么大,正被村长的一根丑陋的阳具狠狠的干著。更要命的是,玉婷竟然开始?合王霸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涌出,糊满了王霸酒瓶粗细的肉茎。

  王霸屁股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玉婷的下体里面,随著淫水的增多,王霸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王霸的鸡巴扩散到全身,玉婷则娇柔的在王霸身下?著气。王霸低头看著自己鸡巴奸淫玉婷的样子,这让王霸更加的兴奋。只见一根黑乎乎的肉棒从玉婷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玉婷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王霸的巨根插到哪里,玉婷哪里就微微鼓起,要不是王霸眼尖还真看不出来,王霸兴奋的叫著:“小婊子!你他妈的身材真棒!—-小肚子这么平–,老子的鸡巴插到哪里都看得出来!”

  王霸这一叫,黄狼他们也围过来看,他们裤裆里的那玩艺立刻兴奋的暴起!

  “村长你干快点!我忍不住了!—这小钮长的真棒!”

  “村长的那玩意儿还真够粗的,不怕胀死了这小钮,哈哈哈!”

  在同伙的淫笑声中,王霸干的更猛了,玉婷无助地?息著,低声呻吟著,王霸?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王霸的鸡巴撞击著玉婷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玉婷只能被动地让王霸操,让王霸发泄。不知又过了多久,王霸爬在玉婷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玉婷的阴道。玉婷能感觉到王霸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道深处,玉婷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著,?息著。

  王霸邪笑著对黄狼说:“妈的!老子还从没玩过这么够劲的钮!–他妈的爽死了!—–你上吧!—小心别太用力—–别把她操死了!—老子还想再操她几遍!—哈哈”

  黄狼“嘿嘿”的淫笑著走到床边,脱光了自己的衣裤,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肉发达的身体,他胯间的粗大鸡巴因为兴奋过度胀的又黑又紫,高高的翘著,好像一门黑乎乎的重炮!玉婷已?是一丝不挂的瘫软在床上,两只白嫩高耸的玉乳,被王霸揉搓的红肿涨大,乳头就像两粒红红的葡萄,她两条大腿本能的夹紧,光滑平坦的小腹上、玉柱似的大腿上糊满男人射出的白色精液,让她裸露的身体更加刺激著黄狼的?始兽欲。

  黄狼一把抱起玉婷不足100斤的娇躯,把玉婷放在地上,玉婷被王霸狠操了1个多小时,两条腿已?没有一点力气,一下子跪在了地毯上,黄狼淫邪的笑著:“小骚货!今天老子让你想叫都叫不出来!—哈哈!”

  说著黄狼用手握著自己那根巨炮,向玉婷脸上伸去,玉婷睁大了一双妙目,还不明白他想干什么。黄狼狠狠的说:“小婊子!快把嘴张开!–快点!”玉婷看见他男性的器官正在兴奋的抖动,并且在向自己的嘴靠近,这才明白他想——-玉婷拼命的摇动脑袋,可她怎么是黄狼的对手,黄狼用力抱住玉婷的小脑袋,强行把她的嘴按在了自己的龟头上。玉婷还是第一次这么接近男性的阳具,只觉得嘴上一热,睁眼一看却见到了一根黑乎乎油亮的肉茎,玉婷本能的惊呼“啊”,可她嘴一张,黄狼那根骚棍就一下子戳进了玉婷的小嘴里面。

  其他几个男人兴奋的看著村支书黄狼把玉婷的头按在两腿间,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他那根粗丑的鸡巴在玉婷的小嘴里快速的抽动,顶的她全身前后不停的摆动—–

  黄狼只觉得自己的那个大龟头被玉婷温热的小嘴紧紧包住,里面真是又湿润又光滑,比在阴道里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满足感。大约抽插了两百下,玉婷的小嘴已?不能满足黄狼的鸡巴了,黄狼现在更需要生理上的巨大满足和发泄。他松开玉婷的脑袋,玉婷已?快?不过起来了,“快!—-小骚货!—-手撑在桌子上!—-屁股对著我!—–快点!—-对!—就这样!—-你他的妈的身材真好!—–”

  玉婷被迫脚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旁边的桌子上,黄狼淫笑著:“小骚货的口技真不错!–舔的老子的鸡巴好爽!—-现在老子让你的屁股爽个底朝天!–哈哈!–让他们也在旁边瞧瞧你的骚样!”

  黄狼的两只大手从玉婷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来,玉婷S形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