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474
原名:假如你有一个温柔的妻子

              (六)生日礼物

  隔日婉儿来敲门:「哥,起来哟,我要去上课,一起去吃早点. 」

  我爬起床,洗漱完毕,和婉儿一起出门.

  「婉儿,我送你去上课,反正在家也无聊,我去网吧上网,等你吃午饭。」
  「不回家做饭么?在外面吃?」

  「嗯,你要跑回来做饭,下午又跑回去上课,我们找家饭馆吃一顿就好。」
  「好呀,走吧!」

  「嗯,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以后要叫我老公。」

  「那多难为情啊,才不要。」

  培训班在市中心街道边一栋十层的楼里,我没上去,附近找了一家像样的网吧,见好多在玩CS的,便挑了台机子加入进去,这游戏,人多就是玩得过瘾.不知不觉已是中午,肚子有些饿了,看看时间快十二点,起身下机,来到婉儿培训班的楼下等她。

  没一会,下课了,感觉来学的人挺多,陆陆续续地下楼。婉儿看见我,远远地喊了声「哥」,拉着身边的一个女孩跑了过来,那位女孩跑近时,我呆住了。
  好熟悉的面孔,却不知在哪里见过,似乎有些东西藏在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被唤醒。女孩也看着我,目光呆滞,若有所思。

  「哥,哥,你干嘛呀?」婉儿见我盯着那女孩发呆,笑着推我了下。

  「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好面熟。」

  「怎么可能呢?她是外省人,我们也是在培训班才认识的,她叫苏苏. 苏苏姐,这是我哥。」

  「苏苏……」确实,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这么一个名字。

  「哥?真的是哥吗?」苏苏一脸坏笑,看着婉儿。

  「是……朋友。」婉儿低着头,脸红通通的。

  「好啦,朋友哥,请我们吃饭么?」苏苏一只手搂过婉儿的肩,微笑着看着我,那笑,我看得有些癡了,前世今生?怎么可能。

  我们在附近一家牛肉麵馆叫了三碗牛肉麵,边吃边聊。原来苏苏是邻省的,比婉儿大一岁,父亲前几年过世,母亲又有慢性病。高考完,因家里太穷,虽然拿到大学通知书却也没去读,有个远亲在这里,所以来找工作。

 —始她找了家服装厂,每天十四个小时,干了两天晕倒在车间,老闆把她辞了。后来去餐馆做服务员,因为长得漂亮,常被经理骚扰,忍耐了一年,存了点钱,自己辞了。现在和婉儿一起学电脑,想找家好点的厂子做文员.

  吃完麵,陪两位美女逛街,到她们上课时间,我便又去网吧打游戏,回去时顺路买了些菜,等婉儿回家做饭。晚上又是与婉儿快乐的胡天胡地,虽然不插进去,但摸摸舔舔总也非常的爽,而且最后婉儿会用小手帮我射出来。

  好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快,没几天,爸爸妈妈带着妹妹回来了,本来父母在家婉儿已不给我机会,现在妹妹回来了,还和婉儿同床,我是彻底没希望了。唉!
  暑假快结束时,婉儿生日快到了。那天,我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在想该给婉儿买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李伯来了。

  「我是来託你们办一件事的,儿子今天要带着女朋友回老家见我父母,我也跟着一起去,家里养了一只狗,不方便带,想託你们帮我照顾几天,只要每天带点剩菜剩饭过去给牠吃就好,就关在卫生间,不要让牠乱跑,怕拉屎。」李伯手上拿着串钥匙,边进屋,边和我说.

  「没问题,我反正天天闲着。」我接过钥匙,放进兜里:「您坐,我给您倒茶。」

  「不用不用,我得马上走,他们还在下面等我。」李伯说完便告辞了。
  李伯的家在宿舍区的另一边,相隔挺远,是厂里最后一批集资建房。从那时起,厂里就开始连年亏损,后来终於倒闭,父母也不得不下海出去打工。

  婉儿生日那天,我送了她一对卡通茶杯,互相亲嘴的那种,庆祝她生日并且培训班毕业,她高兴得乱蹦,回赠了我一个香吻。约了苏苏,我们三个在外面疯了一整天。

  晚上破加炒粉,外带一盘田螺,婉儿不会喝,只饮了小半杯便小脸红扑扑的,很是好看。吃完送苏苏上公交,我们也回家,到厂门口时,我藉着酒意涎着脸问婉儿:「婉儿,今天你生日,赏我点什么呗?」

  婉儿知道我的意思,脸一红:「叔叔阿姨都在家,妹妹又跟我同一间房,不行啦!」

  是啊,真是郁闷,我垂头丧气,摸摸口袋里那可怜的几块钱,唉,算了吧!
  摸到了一串钥匙,眼前一亮,爱死你了李伯。

  「走,婉儿,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哪?」

  「别管了,跟我来吧!」

  我拉着婉儿,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不敢跑太快,但内心兴奋啊!来到李伯家门口,用钥匙开门.

  「你怎么会有钥匙啊?这是谁家啊?」

  「李伯家,他家全去了乡下,託我照顾他家的狗,给了我钥匙。」

  婉儿没作声,跟着我进了门. 我关了门便拉着婉儿进了卧房,抱着婉儿就是一顿狂亲,婉儿紧紧地抱着我,热烈地回应着。我的手在婉儿衣服里到处乱钻,摸到胸罩钩结,一拧,松了开来,手伸到她胸前,揉捏那日渐丰盈的乳房。
  我把她压到床上,低头掀起她的裙子,脱掉内裤,对着那已是淫水横流的阴户舔弄起来。婉儿把双腿大大分开,喘着气,屁股一抬一抬地配合着。

  忽然,我好像听到有几个人上楼的声音,然后是掏钥匙,接着「匡噹」一声防盗门开了。我冷汗都吓出来了,赶紧拉起婉儿,提起苏苏送给她的娃娃,婉儿拿起内裤,我打开阳台的门,刚把门关好,就有人进客厅了,灯亮了。

  「东西放厅里吧,等会我自己来收拾。我去洗澡,你俩先热热身。」好像是李伯的声音。婉儿蹲在角落不敢动弹,我慢慢地移动身子,调整角度从窗户向里面偷看。

  窗子是关上的,但窗帘并没有拉好,留了好大一片缝隙,房间里大部份都能看见。只见爸爸搂着妈妈进了房间,开了灯,坐在床上,轻声地说了几句话,又一起去厅里找什么. 过了一会儿,回到房间,爸爸把妈妈放倒在床中间,翻身压了上去,和她亲吻起来,一只手伸到妈妈两腿间,隔着裤子摸着。

  亲了一会儿,爸爸开始脱妈妈的衣服,很快妈妈就全身赤裸,爸爸看着妈妈的裸体直咽口水,双手在她身上来回抚摸亲吻,却怎么也不去揉那乳房,更不去亲吻。

  妈妈看见爸爸盯着她的乳房直咽口水,微笑着问:「想舔么?」

  「想!」

  虽然窗子关着,但他们说话的声音还是能清楚地听见,我看了一眼婉儿,她低着头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每次一性欲冲动就跟我要求以后再不让你这样、再不让你那样,上次要我不让你碰乳房,都忍了一年了,再忍忍吧,再忍一年估计就没这么难受了。」
  妈妈伸手抚摸着爸爸的脸:「来舔下面,舔好他出来就直接可以插了。」
  「好。」爸爸拿起床头的枕头,垫到妈妈屁股下面,然后钻到妈妈的胯间,分开妈妈的双腿,开始舔妈妈的阴户。

  我蹲下身子,凑到婉儿耳边轻轻地说:「婉儿,来看。」婉儿抬头看着我,拼命地摇头,我又凑到她耳边说:「我喜欢这样,你来学. 」然后拉了拉婉儿的胳膊,婉儿白了我一眼,翘了翘嘴巴,慢慢地站起身来,移到窗边向里面看。
  我站到婉儿身后,从后面抱着她,和她一起往里面看。婉儿的胸罩已经解松了,内裤也拿在手上,所以我的手在她身上可以到处乱摸,鸡巴隔着裤子顶在她的屁股上,舒服死了。

  爸爸在用力地舔着妈妈的阴户,不停地发出「啾啾」的声音,妈妈也开始扭动着身子轻声呻吟。李伯一边擦着身子走了进来,身上没穿一点衣服,径直走到妈妈床边,横着趴到床头,用鸡巴对着妈妈的脸,妈妈伸出手抓着李伯的鸡巴,抬起头帮李伯口交。

  婉儿的身子明显一震,按住我在她阴部乱摸的手,我把手抽出来,轻轻的抱着她。

  李伯让妈妈舔了一会就抽出鸡巴,往下移动身子,爸爸起身让开,坐在床上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李伯双手挽起妈妈的双腿,用他那根巨大的鸡巴在妈妈阴道口来回磨了几下,就向里面挤了进去,妈妈双手抓着枕头,扬起下巴,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婉儿的身子开始微微颤抖,我拿起她捏着内裤的手,放到她嘴边,让她用内裤按着自己的嘴,不叫出声来。我不敢再在她身上乱摸,只是紧紧地抱着她,偶尔亲吻一下她光滑的脖子。

  李伯开始一下一下地抽插起来,伴随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妈妈销魂的呻吟声。旁边爸爸也脱了衣服,左手拉着妈妈的手,右手一下一下地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李伯抽插了大概五、六分钟,放下妈妈的双腿抽出鸡巴,让妈妈侧身起来,他躺到妈妈刚才躺的地方。妈妈爬起身,把屁股对着爸爸,爸爸很自然地又把嘴巴凑到妈妈的阴户帮她舔了一会儿,妈妈这才跨到李伯身上,伸手扶着李伯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

  「弟妹的小屄越来越水多了,感觉比前还紧,是不是啊?老邵。」

  「你问他有啥用?他现在要靠别人告诉他,才知道自己老婆操起来是什么感觉. 」妈妈双手撑在李伯身体两边,屁股一上一下,媚着眼睛看着爸爸说. 李伯的鸡巴在她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样子,我和婉儿这个方向看得一清二楚。

  「是呀,老李,你和我说说,我老婆现在操起来是啥感觉?」爸爸喘着粗气说.

  「滑,水比以前多得多了,操起来舒服。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爽,越操越爽。」

  「他这辈子是没机会知道了,他自己十几年前就说再也不操我,怕操我操腻了,不喜欢我了,要一心一意帮我舔。」

  「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那老婆要是在世,我天天操到现在,估计也不愿意操了。」

  「随他,他喜欢舔就让他舔。」妈妈从李伯身上直起身子,躺到一旁,爸爸马上又凑了上去,对着那已经被操得一塌糊涂的阴部吸吮舔弄,李伯则把鸡巴塞进了妈妈嘴里.

  他们就这样不停地变换姿势,每次换姿势,爸爸总会去帮妈妈舔几下阴户,让那里更加滑腻。十几分钟后,妈妈已经在李伯几轮快速连续的操弄下高潮了两次。又过了几分钟,就在妈妈像狗一样趴着的那个姿势,李伯在她身后一阵疯狂的抽插,然后吼叫着,猛地从妈妈阴道里抽出鸡巴,妈妈立即转过身子,让李伯把鸡巴塞进自己的嘴里,射出了精液。

  妈妈含着精液,坐起来嘟了嘟嘴,爸爸爬过去抱着她,和她嘴对嘴地亲吻起来,吻了好久才让妈妈躺下,又去舔她刚被人操完的阴户。

  片刻,妈妈让爸爸起来,站在床边,她站在他身后,左手抓起一团卫生纸,右手绕过爸爸的身子,握着他的鸡巴,帮他快速地套弄起来。只两分钟工夫,爸爸就「啊啊」的叫起来,妈妈用左手的卫生纸团对着爸爸的鸡巴,把射出来的精液全都接住了,然后扔到了房间角落的垃圾桶里.

  「舒服吗?老公。」妈妈过来用胸脯紧贴着爸爸,双手勾着爸爸的脖子。
  「舒服,好爽的。」爸爸搂着妈妈的腰,再次和妈妈吻了起来。

  我抱着婉儿慢慢地蹲了下来,婉儿在我怀里不停地颤抖着。蹲了好一会,婉儿才敢松开堵着自己嘴巴的手,用手上的内裤在自己两腿之间轻轻的擦拭着。
  感觉房间里面爸爸妈妈在穿衣服,然后是脚步声,到门口时,妈妈忽然说:「李哥,你家的狗呢?」

  「在生间呢!不敢让牠乱跑。」

  「婉儿今天生日,两个孩子出去玩了一天了,狗估计饿了,去我家倒点剩饭过来好么?」

  「好,走,一起过去。」李伯也穿起衣服,他们三个一起关灯出了门.
  我和婉儿躲在阳台上,看着楼下他们黑黑的身影走远了,才敢进门开灯,穿好衣服下楼回家。一路上婉儿一直一声不吭,我也不敢和她说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许她刚才忍得太辛苦了。

 —学了,学校开始在各宿舍安装电话,学生们可以用201校园卡打电话,真是太爽了,我立即买了卡,给家里拨了电话,告诉号码. 婉儿找了工作,但依然在我家住,上班时间不许接私人电话的,所以也就没有另外给她打。

  长假前,妈妈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去不去黄山玩,她和爸爸准备去黄山玩几天,妹妹也去。我向来认为旅游是最吃力不讨好的事,坚决不去。

  「那你生日自己在家和婉儿过啊,我们不管啦!」

  想起自己生日快到了,我问:「婉儿也不去吗?」

  「她们单位只给三天假,去不了。」

  那还有什么意见呢,我开心地同意了。

  盼到放假,天气反常地热如盛夏,我心想,你们去旅游,热死你们。收拾好行李回到家,婉儿已经放假,正在看电视,见我回来,赶紧去做饭,我跟到厨房从背后搂着她,闻着她独有的香气,亲吻她的耳朵、脖子,双手又不安份地去她胸前揉那一对乳房。婉儿拿着洗了一半的芹菜,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地任由我乱摸,只一会就气喘吁吁了。

  我把她扳过来,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庞,婉儿低着头,吐气如兰. 我抬手托起她的小脸,吻了下去,婉儿主动地伸出舌头和我搅缠着。

  良久分开,婉儿摇了摇手上的菜:「让我先做饭。」我放开她,站在旁边看她洗菜切菜,婉儿眼睛一眨一眨,也不吭声,不知道在想啥。

  「哥,明天你生日,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随便了,反正生日这种东西,我都不怎么在乎,以前也只是妈妈单独为我煮点好吃的就算过生日。」

  「明天,明天……」明显有话不敢说,婉儿一吞一吐。

  「明天干嘛?说嘛!不怕。」我走过去,再次搂过她那娇柔的身躯:「我现在是你男朋友,啥都可以说. 」

  「明天,我高中的班长要来。」

  「班长?」我在记忆中搜索着这个人,隐隐想起以前好像婉儿说高中时有个人追过她,好像就是这个班长. 我的心瞬间激动起来,加速狂跳。

  「你和他……」我兴奋的表情溢然脸上。

  婉儿脸红如晚霞,慢慢把身子贴过来,胸脯顶在我的胸膛,我彷彿感受到彼此狂乱的心跳。她双手穿过我的腋下,抱着我的双肩,小嘴凑近我的耳朵,轻声在说:「我和他一起,明天……送你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好不好?」

  「好!」我拼命地抱紧婉儿,喘着粗气。我不知道婉儿要送我什么,但我隐约能猜到一些。

  婉儿轻轻推开我,让我去厅里看电视,她继续做饭。我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的,午饭吃的是什么,完全不知道,只是心一直在狂跳,口乾舌燥,食不知味。
  下午大哥打电话来,让我过去,说三弟也在,今晚他俩要提前给我过生日,我怎么也不肯去,陪婉儿多好。他说如果我不过去,明晚他俩就过来。那怎么能行?我和婉儿说了一声,便去了大哥家。下午在他家打了一下午麻将,晚上又去舞厅喝酒跳舞,弄个半醉,直到半夜才回家,到家婉儿把我扶进房间,我倒头便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头隐隐有些痛,洗漱完,见餐厅桌上摆着豆浆和油条,上面还有一张纸条:「哥,生日快乐!我去接个人,很快回来,吃完早饭在家等我,不要出门呀!」好清秀的字。我微微一笑,吃完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摆出小霸王,玩超级玛莉,准备翻版。

  大概十一点,婉儿回来了,带进来一个男的,长得还不错,身材高大,比我高半个头. 婉儿一边帮他放下行李,一边对我说:「这是我同学,杨强,以前的班长. 这是我表哥。」

  「表哥,你好。」刘强伸出手。

  「你好。」我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心里却在想,这只手不知道摸过了我婉儿身上的哪些地方了,隐隐有些冲动,赶紧转移思想。

  「听婉儿说,你对她可好了,不管她做错什么,从来不骂她。」杨强巴结着我。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不知道婉儿在玩啥子,她以前从来不骗人的呀!

  婉儿把杨强的行李搬进了她的房间,然后去准备做饭,杨强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小包,用礼品包装纸包着,走到我面前:「表哥,听婉儿说今天是你生日,我和她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
  「啊,谢谢谢谢. 」我接过来拆开一看,竟是一叠黄色小说,我有些懵了,不解地看着他。

  「婉儿说要给你准备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又说你喜欢看黄色小说,所以我就去地摊上找了些来,希望你喜欢. 」这傢伙还对我做表情,一副「没关系,大家都是男人,我知道的啦」的样子。

  我看了看厨房,发现婉儿躲在门边,捂着嘴笑得乱颤,才知道上当了。
  「喜欢,喜欢. 」我白了婉儿一眼。唉,礼物虽然特别,可是,这和我想的也差太多了。

  吃过午饭,和杨强一起对打街霸,这小子看起来五大三粗,玩游戏倒也不含糊,和我有得一拼。婉儿洗碗拖地,各种整理,偶尔也给我们送来点水果啊、白开水什么的,中间出了次门,帮我把生日蛋糕取了回来。

  到了晚上,「生日宴会」正式开始,只有三个人,所以我们特别地快乐而放纵,婉儿不肯喝,只饮一小杯,杨强偶尔会去搂一下婉儿,婉儿也不闪躲,只是脸红红地不敢看我。我和杨强都是放开来喝,最后酒喝没了,只好作罢,我大概喝了个三、四瓶,杨强那小子也差不多,满脸通红,不过说话倒也利索,还没到醉的程度。

  大家洗完澡,我和杨强靠在沙发上,边看新闻边高谈阔论着当今社会的种种不公。婉儿收拾妥当,挽着湿湿的头发,陪我们看了一会电视,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回来走到杨强背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对他使了个眼色,杨强立马起身:「表哥,我有点睏了,今天赶路累,又喝了这么多酒,我先去睡了,你慢慢看。」

  「好,好,没事,你去睡。」我靠在沙发上,对他挥了挥手。

  杨强直接进了婉儿的房间,婉儿跟在后面,走到门边,回身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让我瞬间血液倒涌,酒意全无.

  婉儿也进去了,门关上了,「啪」一声,反锁.

  我六神无主地看着电视,完全不知道电视里播的什么,实在无法忍受心里的激动,起身去上洗手间,可是坚硬如铁的鸡巴哪里尿得出来。我一边幻想着婉儿他们在做的事情,一边撸动着自己的鸡巴,很快,我就达到高潮,对着马桶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射完后浑身发软,我在马桶上坐了一会,起身穿好裤子,悄悄地来到门边偷听,可是什么都听不到。我转回身,慢慢地把电视的声音调到最低,蹑手蹑脚地再次来到门边,把耳朵贴在门缝上,隐约地听到了婉儿的呻吟声。

  婉儿的声音非常轻,时有时无,这对我来说却更加刺激,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我用右手在鸡巴上慢慢套弄。一阵床响声后又听到杨强的呻吟声,他的声音大些,听得比较清楚,偶尔还有「这样,深一点」、「嘶……」、「啊……」、「对,就这样」、「太爽了」、「受不了了」之类。

  几分钟后,忽然听到杨强开始大声而快速的「啊啊」叫着,最后在一声长长的「啊……」声后,寂静了下来。

  我退到沙发上,轻轻地关了电视,鸡巴硬硬地顶着裤子,走路都不方便。回到房间,带上门,靠在床头,心里五味杂陈,激动、兴奋、心痛。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有人轻轻地敲了两下门,我起身开门,是婉儿。她头发有些乱,脸上一片潮红,身上只一件杨强的内衣,松松地罩着,胸前两个明显的凸起。

  婉儿递给我一个杯子说:「他睡着了,这个是我帮他送给你的礼物,生日快乐。」我接过杯子,正是上次我送给婉儿的生日礼物,里面装着一些乳白色的东西,我拿到鼻边闻了闻,一股浓烈的精液气味。

  她靠过来,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扬起脸,要我吻她。我搂过婉儿的头,和她猛烈地吻了起来,把舌头最大程度地顶进她的口中搅拌着,又是一股浓郁的精液味从口中传来。

  我们吻了足了一分钟才分开,婉儿靠在我怀里说:「老公,口里的是我送你的,生日快乐。」这是婉儿第一次叫我「老公」,我紧紧地抱着她,胸膛挤着婉儿的乳房,用胀到发烫的鸡巴拼命地在她阴阜附近摩擦。婉儿推了推我,蹲身脱下我的裤子,把鸡巴含了进去,我的鸡巴瞬间彷彿进入到了天堂。

  婉儿用嘴巴深浅吸了几下,然后含住龟头,用大姆指和食指圈住阴茎前后套动,只用了十几秒,我就在她的小嘴中喷发了,她拿起那个给我的杯子,把精液吐了进去。

  我瘫软在床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婉儿靠了上来,抚摸着我的胸脯:「舒服么?」

  「太爽了,我都要晕掉了。」

  「我去刷牙,去他那边睡。」

  「婉儿,我……」

 〈见我心痛不舍的表情,婉儿俯下身,亲了我一下:「只睡觉,你放心。」
  第二天婉儿来喊我起床时已是上午,我洗漱完毕,吃完婉儿煮的稀饭,没看到杨强,便问婉儿。

  「他一早就赶火车去上海了,说好只在这里住一晚的。」

  「他要去上海找工作?」

  「不是,他那边工地上的话干完了,包工头带他们去上海,说是想我,就来了这里. 」

  「你们……」我一脸淫笑,看着婉儿。

  婉儿走过来,靠在我胸前,一只手从背后抱着我,一只手按着我的心脏,感受着我的心跳:「哥,我是你的,整个都是你的,心是你的,身子也是你的。」
  「又叫哥,叫老公。你喜欢他么?」

  婉儿想了一想,说:「有一点点,他本来成绩很好的,后来因为我,成绩下降得好快,老师说他早恋,把他的班长也撤掉了,还全校通报批评. 他本来完全可以考上一所好大学的,现在只能到处做民工。」

  「害人精。」我捏了捏婉儿的小鼻子。

  「还不是因为你,本来我躲着他的,你说让他追追看,结果我就答应了他,谁知道他那么认真的,后来我不让他追他都停不下来了。」

  「昨晚你们……嘿嘿,都干了些什么?」

  「就是以前你对我做的一样,还有,我帮他吸……」

  「昨晚不是第一次吧?」我感觉鸡巴又硬了,伸手钻进了她的衣服里面。
  「第二次。第一次是在毕业前一天晚上,他约我出去,我想反正也是最一面了,就跟了他出去,边走边聊,到学校后山时,他哭了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办,就抱了他。」

  「然后呢?」

  「然后他就搂着我,像你小叔一样到处摸我、亲我,我觉得对不起他,就随他,结果弄得我也好难受。最后他脱了裤子要我帮他吸,我拗不过他,就……」
  婉儿把手伸进我的裤裆,用手抚摸着坚硬的阴茎:「他说他不奢望娶我,只要我能允许他对我好就行。我知道嫁给你,身子也是别人用的多,所以我就想,偶尔让他用用……」到后面,婉儿的声音已经低得听不到了。

  我看着眼前的婉儿,虽然我只是得到了她的初吻,那么多的第一次都是别人的,但这只会使我更加爱她。就像婉儿说的「我是你的,整个都是你的」,即使让别人用一下也无所谓. 如果我与她只能活一个,我想,我们都会选择对方的。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